描绘“悠闲的外观” 华媒:男人不刮胡子渐成时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甲 > 正文
2019-03-25 01:47:45  89信息港
描绘“悠闲的外观” 华媒:男人不刮胡子渐成时尚 相知无远近 万里尚为邻 没有堕胎、没有劈腿、没有车祸,也能叫青春电影?

约莫奔跑了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后,浩浩汤汤的流金河已是近在眼前。“哼哼,小样,你可得掂量掂量。看谁出手快!”“吃土就吃土,瑶池的仙土吃了也能涨力气。”这些散修性子很野,面子看得很重,两人立刻击掌盟誓,引起不少修士注目。

美味虽然是变冷了,但是他记得的还是最初的味道。石暴看到另一名野战队员也已来到身前十余米开外,所骑战马与第一名野战队员的战马并排而立,耳鬓厮磨,相舔互嗅,显得颇有生趣,其不由得冲着二人微微一笑说道:

  国际锐评|相知无远近 万里尚为邻

  应摩纳哥公国元首阿尔贝二世亲王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星期日(24日)访问摩纳哥。这是中摩两国1995年建交后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问摩纳哥。它向外界传递出一个强烈信息,就是无论国家大小、相距有多么遥远,都可以成为平等友好和互利合作的伙伴。

  

  为了迎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摩纳哥各主要街道,市政厅、港口、博物馆等重要建筑全都挂上了摩中两国国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 阮佳闻 摄)

  与中国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相比,滨临地中海、紧靠法国南部的摩纳哥总面积仅有2.02平方公里,是欧洲四个公国之一,也是世界上面积第二小的国家。那里既有中世纪风格的奢华王宫,也有著名的大赌场和豪华酒店,而在封闭的蒙特卡罗街道上举办的世界汽车拉力赛(WRC)、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更使摩纳哥举世闻名。作为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摩纳哥采取多元化、高附加值和无污染的经济发展策略,以博彩、旅游、金融为主的第三产业发达,人均收入超过17万欧元,是世界上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之一。

  2018年,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与阿尔贝二世亲王举行会谈时谈到,中国和摩纳哥虽然相距遥远,国情存在显著差异,但两国坚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合作共赢,双边关系发展很好。回望中摩建交20多年来交往的步伐,人们不难发现,这的确是一个发达国家与一个发展中国家之间面向未来勇于创新的合作范例。

  

  2018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摩纳哥元首阿尔贝二世亲王举行会谈。图为会谈前,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为阿尔贝二世举行欢迎仪式。 (新华社记者 刘卫兵 摄)

  比如,早在2012年,摩纳哥电信就与中国通讯技术企业华为展开合作,并于2016年在摩纳哥推出全球首个千兆固网业务。2017年,双方将摩纳哥移动网络的连接速度升级到1Gbps。去年9月,摩纳哥电信又与华正式签署了5G合作协议,摩纳哥也将成为世界上首个全国覆盖5G网络的国家。这项最新的合作无疑将助推摩纳哥公国智慧城市项目的快速开展,包括汽车(自动驾驶)、智慧城市、医疗(3D成像和全息图)、游戏(互动游戏)以及跨语言沟通(辅助翻译)等,都将因5G技术而受益。

  不仅在通讯技术领域,中国与摩纳哥在无现金支付领域也有合作成果。2017年6月,摩纳哥就与中国的支付宝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以方便中国游客在摩纳哥商户的消费。因为,近年来到摩纳哥旅游的中国游客人数不断攀升,且中国游客的消费支出远超各国游客的平均水平,摩纳哥酒店、奢侈品零售商自然乐于成为首批接受支付宝结算的商家。

  摩纳哥作为全球闻名的旅游胜地,习近平主席对其环保与绿色发展十分赞赏。他希望能围绕“一带一路”倡议探讨和深化中摩两国在生态环保、应对气候变化、清洁能源、绿色低碳、野生动物保护等领域的合作。摩纳哥最大环保组织DD阿尔贝二世亲王基金会副主席贝尔纳?福特里埃认为,摩中两国在环保领域有着共同的理念和意愿,在生态环保合作方面一直搞得有声有色。这家基金会已与中国相关组织在中国共同开展野生东北虎保护项目和太湖等湖泊水质监测项目。鉴于中国在新能源车领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这将为双方带来很大合作空间。据悉,在习近平主席访问摩纳哥期间,双方将签署加强环保合作的相关协议。

  

  在全球化时代,如何处理与外部世界关系始终是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需要面对的问题。中国一贯主张,国家不论大小、贫富、强弱,都是国际社会的平等一员。特别是当今世界早已不是单极世界,贸易、科技、金融、环境、反恐等全球性问题,绝非一个国家关起门来就可以自己解决的,而是需要各国联手合作,通过确立多边机制,在互动中求得共识,在彼此尊重和信任中共同应对各种挑战。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制定了近期、中期及远期发展目标,强调要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对中国而言,摩纳哥虽小,但其在发展过程中尊重自然和历史,所形成的独具特色的城市发展理念,值得中国学习借鉴。这些都为双方今后开展绿色经济、环境保护、金融服务、可持续发展、旅游与人文交流等方面合作注入广阔的空间。

  

  图为摩纳哥2017年发行的小型邮票,邮票上展现了故宫的红色大门和石狮子,旨在彰显中国的艺术珍宝对摩纳哥的民众敞开了交流的大门。 中新社 李洋 摄

  中国古代先贤孔子说,“与人交,推其长者,讳其短者,故能久也。”基于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合作共赢的理念与行动,中国与摩纳哥无愧为最大发展中大国与最发达国家之间交往的典范。

  (环球锐评评论员)

鈥滃ぇ鍝?鈥濋緳娓呮偛鎰ょ殑澶у枈涓€澹帮紝鈥滈潚宄板晢琛岋紝浠庢浠ュ悗鎴戜滑鐏煶瀵ㄥ拰浣犱滑闈掑嘲鍟嗚涓嶆涓嶄紤锛佲€?/p>即便是抛开此点不说,恐怕像今日这般机缘巧合之时,这才在碟形物体的牵引之下,汲取此树的本源生命力一用之事,想必将来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

  “三无”青春片《过春天》

  “走水”少女的精神史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

  没有堕胎、没有劈腿、没有车祸,《过春天》给观众带来了另一种“青春成长”电影的样貌。

  电影以“单非”家庭(夫妻一方非香港身份)的孩子佩佩为主视角出发,讲述了其家庭、朋友,呈现出一段颇有冒险意味的青春故事:影片的故事背景发生在深圳和香港,特殊的地域关系使当地滋生出庞大的“水客”生意。生于“单非家庭”的佩佩,每天一大早从深圳过关到香港,搭港铁去上学,傍晚放学再回到深圳。她在深圳有家没朋友,在香港有校园生活,却没有家。一边是生活的迷茫,一边是身份的认同,为实现与闺蜜去日本看雪的愿望,她内心的冲动被点燃,由此展开一段冒险“走水”的青春故事。

  该片在2018年平遥国际电影展获得费穆荣誉最佳影片,最佳女演员,并提名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新生代青年单元最佳影片单元。平遥电影展组委会给予《过春天》的颁奖词写道:白雪导演的《过春天》是一部优秀的类型片,其独到的力度与新颖的题材,引人入胜,令人信服,讲述了中国的当下和明天。

  自2007年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本科毕业以后的十年间,白雪结婚,生子,跑剧组,拍短片,但有一个标签一直贴在她身上:一个写不出剧本的待业主妇。电脑的文件夹里躺着十几个剧本,但都停留在大纲阶段。

  2013年,她考入母校导演系读艺术硕士,因为硕士需要一部长片作为毕业作品,她几经辗转,才确定了《过春天》这个聚焦于“单非”家庭孩子“走水”的题材。

  起初,来自香港的同学写了一个13岁跨境学童的故事,这给了白雪启发。顺着这个方向,两年时间,她不断往返于北京、深圳、香港等地采访,一步步寻找剧本的主题。

  有次,她问一位“单非”家庭的女孩,你觉得你是哪里人?对方眼神躲闪着,回答她,“我有香港身份。”她们内心深处有一些顾忌,深到她们自己都不想去触碰,如此种种都让白雪起了恻隐之心。

  “跨境学童这个题材比较好。因为我觉得这类人物身上兼备两种地域的价值观和生活环境的矛盾,他每天要这样往返,我直觉,这里面一定会有能够挖掘出来有意思的人和事。做第一个电影,我也希望能够写一个跟塑造人物有关的题材。我花了两年时间去这两个地方采访,把这个故事慢慢地丰满起来。现在素材都有了,写他们如何融入香港社会吗?政治?时局?都不是我想说的。我只想说在这个地方的人们是怎么活着的,他们都有自己的不容易。”白雪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那个气氛还是挺惊恐的”

  白雪的中学时代是跟随父母在深圳度过的。父亲是1990年代从体制内离开,到南方淘金的第一批人,当时的工资是内地的十倍。后来,白雪和母亲到深圳投奔父亲。她记得,第一次从老家兰州来到广州,刚下火车,父亲带她逛街,她震惊于那里的繁华,到了深圳后,看到田地上的水牛,她觉得跟西北农村没什么两样。

  2015年,为剧本来深圳、香港做调研,对白雪来说,就是回家。每次飞到广州,就会让白雪觉得离剧本中人物的世界特别近,在深圳写剧本也比在北京更有感觉。

  深圳和香港,每天都要往返百万人。早上6:25,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准时奏响,随后,通往香港的深圳罗湖口岸的铁闸缓缓开启,人群开始涌入。跟随成年人一起涌入闸口的,还有一群身穿各色香港校服的小朋友,他们就是跨境学童。

  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来自单非家庭和双非家庭。家长们的普遍想法是把小孩生在香港,拿到香港身份证,可以在香港受教育、享受那里的福利。

  因为昂贵的房价,家长们往往选择居住在深圳,让小孩每天往返两地读书。早上7点到8点之间,口岸为学生开设了特别通关通道,让孩子们早上可以节约不少通关时间。尽管如此,单程两个小时车程,对孩子们来说也是种“冒险”。

  罗湖村,距离罗湖口岸仅一步之遥,通关方便,因此居民鱼龙混杂,香港人、内地人、外国人,各种肤色,来来往往、大包小包,川流不息。虽然是“村”,事实上已经绝非原始意义上的中国农村,取而代之的是林立的高层公寓、酒店、餐厅和设施齐全的娱乐场所。深圳的另一座口岸DD黄岗口岸附近的皇岗村和罗湖村非常相似,俨然自成体系的小社会。

  这些村里的居民都或多或少与香港发生着联系,有些居民,每天的工作就如蚂蚁搬家,从香港往深圳倒买倒卖各种货物,包括奶粉、纸尿裤、香烟、护肤品等等各种生活用品。村里的大小空地每到下午四五点钟,开始聚集大批从香港返回、交易手中货物的人群, 这些人就是常说的“水客”。“过春天”是水客们“走水”的行话。

  因为游走在法律边缘,白雪在前期采访时,经常被水客拒绝。后来,白雪只能通过熟人介绍才找到几个“业内人士”。

  电影里的水客一姐,一头紫色短发的“花姐”的原型就是白雪在水货市场上看到的。电影中,展现的“走水”方式有放到行李箱、书包里,绑在身上,通过河上船运等常见方式。白雪还听到通过地下隧道等更神奇的方式。

  在后来拍摄过海关戏份时,剧组并没有另外搭建场景,而是直接在真实场景拍摄。不拍摄的时候,他们会在旁边看海关检查行人。有一次,他们看到海关查获一个年轻人一背包的苹果手机,年轻人“脸都绿了”。还有一次在福田口岸,就在白雪身后,两个人拉着行李箱跑过,紧接着,海关武警就冲上去抓人,“那个气氛还是挺惊恐的”。

  “对题材的把握,我也有一定的敏感度”

  前期采访的时候,在与“单非”“双非”家庭、学生、水客、海关缉私人员等等沟通后,白雪了解到香港繁华背后的一面。

  在罗湖口岸设有一个跨境学童服务中心,这个中心是为了帮助跨境学童和家长更好地融入香港社会。来自香港的负责人告诉白雪,有一个小男孩,每天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白衬衣,邋里邋遢地混迹于跨境学童的队伍中,上学经常迟到,还不做功课。邻居发现他独自坐在楼道里,将其带到罗湖跨境学童办服务中心。经调查后得知,男孩爸爸是香港人,几乎不回家,妈妈只丢给孩子一些钱,每日不知所踪。男孩几乎是独自生活,行为和心理也渐渐扭曲。

  这个男孩的问题并不少见。目前,每天往返香港读书的深港跨境学童有3万左右,包括幼儿园、小学和中学,这批孩子或多或少都有“我是哪里人”的身份认同问题。电影中的佩佩就是这样,她的生活圈不会超过旺角,更不会到港岛。

  近十几年,有超过20万“双非”家庭的婴儿在香港诞生。这些“双非”小孩长大之后,可以和“单非”家庭小孩一样,选择跨境上学。因为跨境学童猛增,香港幼教资源开始短缺,引起了内地和香港之间的新矛盾:如何限制内地孕妇赴港生子。

  “我其实是避开了这个矛盾最激烈的点去讲故事,这个电影特殊之处就在于从电影本体上来说,是写了一个小孩干一件冒险的事情,从电影观感上来说,它也是有情节的起伏。从另外一个社会的维度上,它又不是单纯的青少年故事。对题材的把握,我也有一定的敏感度。这个话题其实是可以蔓延开去的,跨境儿童的教育、生活等很多问题发生后,有些家长们其实是后悔的,但孩子要放弃香港身份,转拿内地身份也很难。当然这是另一个话题。我没有选择这个点,因为挺难拿捏的。”白雪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她就是这个时代的切片”

  关于电影中表达“自我认同”的部分,白雪坦言,她自己也有这种困惑。她出生在兰州,长在深圳,现在结婚生子,在北京生活,但没有北京户口。“我觉得这就是在城市化进程当中的一个普遍问题,现在有很多孩子,很小就去了国外念书,那我觉得他们身上同样会有这个问题的产生。”白雪说。

  电影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没有给出答案。起初,在对父母的反叛中,佩佩遇到的契机是“走水”。这是为了赚钱,跟朋友去日本看雪,但她在走私团队中逐渐找到了认同感和归属感。

  经历过东窗事发、取保候审后,妈妈依然爱她如初,两人和解。电影尾声,佩佩带妈妈登上了香港山顶,那显然是妈妈第一次从这个角度鸟瞰香港全貌,说了句“这就是香港啊”,这时,天空竟然飘落了雪花。“这个结局是我很喜欢的,佩佩能够坦然正视自己的身份,还能够继续要抓住一些美好的东西,努力积极地去面对日后的人生,这个是很重要的。”

  提起没拍电影的十年,白雪的关键词是“迷茫”“焦虑”“不安”。但心里面想要拍电影的那个梦,从来都没有磨灭过。“可是一方面基于现实,其实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机会让你去做。另外一个就是无论怎么样,想要进入电影这行,你还是要凭自己的剧本,但是那时候我对于这个世界,包括电影的认知是没有那么成熟的。所以我觉得怨不得任何人。总是要有一个时机,到了那个节点,可能你所有的东西都积攒到了那个不得不说的时候,他就会爆发出来。”白雪说。

  在柏林电影节放映后,一位观众说,白雪应该非常爱深圳和香港,这令她特别感动,因为观众真的是看到了她这些“情感的部分”。

  有人问她为什么要写这样一个故事,她说她在深圳长大,看到很多这样的女孩,像双栖的鸟,在两地徘徊。“这个故事虽然是一个青春成长片,但是这绝不仅关于青春,关于成长。透过佩佩这个女孩子,一个身份特殊的集合体。以她作为切入点,深深地在这个时代切了一刀,她就是这个时代的切片。”白雪说。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9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排名四十九,傅疯子要逆天了么!”鈥滆桨锛佲€濋緳铏庤鏃犲悕鐨勪竴鍐ラ亾鍣瓊鍒€鍓戝嚮閫€锛屾帴杩炲悗閫€浜嗗嚑姝ワ紝鏃犲悕鍙堟槸涓€鍒€鏂╀笅銆?/p>“两千三百块!”

本文链接:http://www.rubliners.com/2019-03-12/22287.html
编辑:郑佳慧
时政
单机
NBA
电视